噶瑪蘭族地理分佈圖
  噶瑪蘭族是蘭陽平原已知最早的原住民,他們為母系社會且天性平等,因為居於水濱而喜歡乾淨,最早因為西班牙的征討而為世人所知,到了清朝嘉慶年間,因為閩人吳沙率領林爽文事敗後的餘黨入侵蘭陽,而逐漸步入衰亡與被同化之命運。
地理分布標題
  族人居住地大多集中在花蓮、台東兩縣,其餘分布在台灣各縣市等。總人口數約為1,258人(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100年04月數據)。
◎工藝藝術
  噶瑪蘭族因被漢化的原故,傳統工藝技術多已失傳,目前保留較完整、具有特色,且堪稱為臺灣非常重要的工藝文化資產為「香蕉絲織布」,此種工藝現已少見,是當今臺灣原住民族當中唯一以香蕉纖維編織的民族工藝。
※香蕉纖維編織
  世界上香蕉纖維編織除了琉球、菲律賓之外,噶瑪蘭族之香蕉纖維編織,也是一項珍貴的傳統技藝,呈現原始的民族工藝藝術,更是台灣原住民族文化的瑰寶,其所代表的文化價值意義,不但是延續噶瑪蘭族群文化的生命,更成為該族的文化圖騰;香蕉絲織布,使用的是纖維較韌之「蕉」,噶瑪蘭傳統的香蕉織布僅使用原色不加色染,原料經歷剝除皮肉、接線、繞線、整理經緯線等等過程後,再上機進行編織。質地素樸的噶瑪蘭香蕉絲編織,是今日台灣頗具特色的獨特工藝,也是台灣重要的文化資產。
  居住Lalaban (拉拉板)山腳下的花蓮新社部落噶瑪蘭族人,1990年起重新拿起傳統水平式地織機織作傳統香蕉絲織品:從種植、砍伐、刮絲、晾曬、分線、捻線、繞線、整經、染色到編織等過程,已陸續恢復傳統技藝,近年,更有多位中青輩婦女加入編織行列,使香蕉編織工藝呈現良好的發展潛力。
※木雕
  噶瑪蘭族的木雕多以人物、動物和植物為主,所雕之人物均為半形式化之正面像且兩側對稱,戴有高帽加以頸飾、手飾及腳環。動物以側面為表現方式,而植物主要是以檳榔樹為圖樣,檳榔是噶瑪蘭人的嗜好品,常拿以待客和祭祖;至於設計上常採用的圖紋,皆頗具文化意涵,像是盛裝的青年人,代表紀念與教育的意義、鹿是狩獵的對象且有豐收的意義、植物的圖像四周常雕刻魚紋,代表本族與魚捕的密不可分,並且祈求多魚的象徵。

◎傳統服飾
※衣料-香蕉布、麻布、錦
※特色-崇尚黑、白兩色,年長者全身黑色打扮。夏季以香蕉葉的末稍纖維曬乾軟化後,製成難得一見的香蕉布,十分涼爽透氣。

◎音樂
  噶瑪蘭人的遷移史及文化變遷現象,透過現階段噶瑪蘭人遺留下來的歌謠,我們不但在歌詞當中可以聽到族人娓娓道來祖先遷移的辛酸與到後山墾植的歷程,甚至在歌謠的曲調上,都明顯的刻劃上巴賽、噶瑪蘭、阿美與東洋風的音樂法,這就是今日的噶瑪蘭音樂現象。
  若依現今仍保留下來的二十九首歌謠之來源劃分,可將這些歌謠分成五種不同的形態:
1. kisaiz 治療儀式祭典歌
  依目前仍在做祭儀的巫師 (metiyu) 朱阿比的說法, kisaiz 治療儀式共有固定的八首祭歌,形成一套完整的 kisaiz 組曲,這八首歌從呼喚噶瑪蘭族的神靈,經過「迎神」、「取靈絲」、「作法」、「病癒」、「敬拜神靈」到最後的送走神靈結束儀式。
2. 以傳統歌詞和曲調演唱的非儀式歌謠
  此類歌謠共有三首:不管歌謠曲調或歌詞,族人都認為是道地的噶瑪蘭歌謠。這三首分別是慶豐年 (miomio sinawari) 、搖籃歌 (mrina) 及打仗 (masawa) 。
3. 以傳統曲調填入現傳創作歌詞的歌謠
  以傳統的噶瑪蘭曲調,重新填入新歌詞所形成的歌謠。
4. 外來曲調/噶瑪蘭歌詞
  指以外來族群的歌謠為曲調,將原歌詞改為噶瑪蘭語的歌謠,曲調來源共有兩種:一種是鄰近的阿美族人歌謠曲調,另一種是日治時代到台灣光復期間,當時流傳在台灣的日本流行歌曲調。
5. 新民歌 ( 詞曲重新創作 )
  謂「新民歌」,是指曲調及歌詞皆重新創作的現代噶蘭民歌。由潘金榮 先生所作的「咱們噶瑪蘭人要起來」 ( qasengat pa ita na kebaran ) 即是完全重新創作的歌謠。
  噶瑪蘭族的語言、音樂及文化,目前僅剩下花蓮新社的噶瑪蘭族人還保存少數的傳統民歌;這些保存下來的祭歌,歌詞用語相當艱深,但是曲調都非常簡潔,這也是噶瑪蘭人歌謠中保存較為完整的部份。
圖1老師傅示範傳統香蕉絲地織機織作
圖1.
放大按鍵
圖2工藝品
圖2.
放大按鍵
圖4噶瑪蘭族香蕉絲編面紙盒
圖3.
放大按鍵

圖5
圖4.
放大按鍵
圖6
圖5.
放大按鍵
圖7織香蕉布之歌
圖6.
放大按鍵

圖3工藝品
圖7.
放大按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