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欣賞_音樂藝術

:::

<催妝曲>、<去罷>、<颯颯東風細雨來>


創作理念

【催妝曲】 為 人聲獨唱與鋼琴   本曲的歌詞取自徐志摩的詩-【新催妝曲】,本曲曲名為【催妝曲】, 此曲音的組織與和聲的結構是由三種軸心音-G、D#、與兩個五度關係的雙軸心音-A和E,以小二度、大二度、大三度、完全四度、增四度與完全五度的音程,依序的上下對稱重疊所構成的音列群,與以低音E為基礎音向上由大七度開始、小七、大六、小六度等音程依序遞減的排列一共四組-見圖表A、B、C、D,再加上和聲外音的使用,豐富了全曲的垂直性與水平性的旋律與和聲的聲音色彩。 以四段的歌詞為本曲的基本架構,曲中每一段皆有歌唱、唸唱與朗誦三種方式交替在曲中,由速度的快慢變化來表現各種不同的唱腔與歌唱的方式,戲劇性、敘述性、抒情與呢喃式的唱作,再加上鋼琴以琴外(鍵盤發聲)與琴內(琴弦發聲)的演奏,與泛音的使用,表現出全曲極大的張力與內容的涵意。 【去 罷】 為 人聲四重唱 本曲的歌詞取自徐志摩的詩-【去 罷】,是以山歌風的調式風格創作,各聲部間之曲調在和諧與不和諧之中,互相呼應與交錯,似有站在高山上呼喚的意境,有如空谷回聲般的寬闊與千山中的幽靜,而呼喚著大地與無窮的蒼天,有如一首唐詩-念天地之悠悠…之感。 【颯颯東風細雨來】為 混聲四部合唱與鋼琴   本曲的歌詞取自晚唐詩人李商隱所作的詩【無題】中之一首,今取其詩之首句為本曲之名,全曲是以Aeolian調式的作曲手法,呈現出此首七言律詩的古雅意境。作詞者在此首中描述女主人見不到情人時絕望的心情,在曲中表達了探索、追求和失望的詩篇,也以簡單的旋律線條,吶喊的音型,呈現出真純的音樂內涵,唱出了內心深處最誠摯的情感。


  • ※下載全文電子檔時,請尊重智慧財產權※